【七月第三周】点亮心灯

e易游pt老虎机

  研学即将结束时,我们段举行了拔河比赛。我班与4班比,孩子们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我们两个班的实力势均力敌。比赛开始了,前两场我们以1:1打平,第三场我们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比赛的胜利。当裁判宣布我班获胜时,孩子们欢呼雀跃。就在我们庆祝之时,耳边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,三班使炸?

  这一消息就像长了腿似的,不一会儿,就被传得沸沸扬扬。刚刚还心情大好的孩子们,听说了这么一个消息后,脸上“乌云密布”。棣怒气冲冲,似乎要找4班的同学理论,达一把将他拉住了。洁一听说我们班是靠"耍赖”才赢得比赛后,委屈得放声大哭,边哭边指着他们怒斥道:“胡说!你们胡说!”

  孩子们的情绪迅速被传染了,一个个愁眉紧锁,有的女生则三五成群坐在草地上哭了起来。哭声越来越大,家长志愿者们听见了,纷纷上前安慰,可是她们却越哭越起劲,似乎要让对方知道自己有多委屈似的。

  翔和其他几个男生跑到我跟前汇报了这一切,听他们的口气,他们似乎想让找他们理论去。

  我答应着,但没有去,与其找4班理论,还不如与自己的孩子们理论,也好顺便改造一下他们的思维模式。

  我请翔将本班的同学集中起来,见孩子们一个个沮丧不已。我心平气各地问他们:“孩子们,我知道此时你们的心情一定很难过,对不对?”

  孩子们就像小鸡啄米似的纷纷点头。

  我笑着说,生气或是委屈,都可以理解的,是很正常的一种心理状态,说明了同学们很在乎我们班集体的荣誉,不许别人随意玷污。

  那么,接下来,你们准备怎么做?我问。

  答案在我的意料之中,他们说,找他们评评理,问问他们哪只眼睛看到我们班有家长帮忙了?

  我没有直接反对孩子们的意见,只是笑着说,你觉得他们会否认自己的想法,而跟我们道歉吗?

  “那我们也可以说他们有家长帮忙啊!”一孩子愤愤不平。

  如果我们这样做,不是和他们一样了吗?我追问。

  “总不能白白让他们这样污蔑我们班吧。”洁停止了哭泣。

  难道就让这样随便让他们去说我们班吗?迪一脸的不满。

  我笑着说,孩子们,如果我们转变一下思考问题的模式,我们就不会那么生?恕1鹑怂滴颐前嗍拐ǎ@担腥税铮鞘欠袷率嫡嫦袼撬档哪茄兀恳辣热哪且豢蹋衷诓唤鲇形颐橇礁霭嗟暮⒆樱鲜Γ褂衅渌嗉兜睦鲜Γв爰页ぶ驹刚撸比换褂衅牢诓皇锹穑咳绻颐钦娴挠腥税抵性诎镂颐前啵颐敲环⑾郑渌嗉兜暮⒆右部床坏铰穑?

  孩子们见我分析在理,不再像之前那般怒气冲冲了。

  如果我们去找对方理论,或是也说对方的不是,那我们不就和他们一样了吗?如果我们能改变思考问题的模式,那么我们就不会像之前那么生气了。

  见孩子们的怒气渐消,我平静地对孩子们说,你们正确的方式要怎么做?

  我笑着说,其实很简单,当别人误解我们的时候,只要思维方向一变,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当别人污蔑你,甚至说你的时候,你可以生气,但是生气之后一定要冷静下来思考:别人说的真的对吗?为什么他会对自己有那样的看法?如果我们的确存在不足,我们就需要调整自己的做法,让自己做得更好;如果别人只是恶意中伤,那我们根本不需要生气,因为假如你生气,你就和对方成为一样的人了,不是吗?

  孩子们听完后心悦诚服地点着头。

  作为教育者,我们常常会被突发的事情弄得措手不及,但我们千万任事态随意蔓延,只要我们能多动动脑,竭力去做,相信事态都可以都可以得以控制或扭转。作为教育者,不要为自己的不作为找到诸多借口,很多时候,不是我们的孩子不好,而是我们这些教育者没有点亮孩子心里的灯。试问,一个心里黑洞洞的孩子,他怎么可能照亮自己前行的道理呢?所以,作为教育者,只要有可能,我们就不要放弃教育孩子的机会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